蛛网纵横

2020-07-22 01:31

“正值暑假,不少家长上午会带着小孩来看动物,今天门票收入接近2000元。”园长刘水池向记者介绍动物园今天的收入情况。“每逢节假日,或者春游秋游,组团来看动物的人就特别多。”刘水池表示,虽然现在动物园的经营情况大不如从前,但一年下来仍略有盈余。

“常德有六七百万人口,真的需要一个像样的动物园。如果这个动物园没人接手,以后想再建就难了。”刘水池当初与相关部门签订的经营年限至2024年,还剩10年的经营权。“我74岁了,确实搞不动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政府重新划出一块地,有人能接手动物园,把动物留在常德。”

22年前,常德有了第一家动物园,它是一家私营动物园。22年后,因面临修路拆迁征收,加之现年74岁的老园长年事已高,不愿意继续经营,常德动物园或将面临关门的窘境。老园长如今希望政府重新划出一块地,有人能接手动物园,把动物留在常德。

近日,常德市公用局和园林局就芙蓉南路建设涉及屈原公园场地租赁方动物园拆迁问题展开讨论,达成了初步征收意见:对动物园地上建筑物由政府组织实施征收,给予适当经济补偿,园内动物由动物园自行处理。目前,常德市公用局已聘请评估公司完成了动物园地上建筑的资产评估。

越往里走,就越能感受到动物园内的萧条。园内安静得出奇,笼舍里的动物基本上都在打盹。园内曾经最热闹的动物表演场地早已荒废,原本有60多种动物的动物园,现在只剩下老虎、狮子、棕熊、蟒蛇、孔雀等20多种动物,其余的都被寄养到其他市的动物园赚取门票分成。

“常德的发展需要一个动物园,我代表政府、代表人民,感谢你们作出的贡献。” 动物园建成后,刘水池得到了时任常德市市长张昌平的支持。

1992年3月,特别喜欢动物的刘水池以6000元起家,和老伴吴蓉一起在滨湖公园的湖心岛上创办了常德第一家动物园。转眼22年过去,现在他已是74岁的老园长。

物价高、游人少,没有足够的经费来更新硬件条件,于是陷入了恶性循环,让私营的“常德动物园”进退两难。

“2004年,我才9岁,那时我在常德动物园第一次见到了真正的老虎,它有点凶猛但很听话可爱。”常德市民王新宇回忆起初见老虎的情形仍记忆犹新。

2004年元旦,焕然一新的动物园在屈原公园开业,为满足需求,他们还先后引进了老虎、狮子、黑熊等大型猛兽,并陆续邀请了3个动物表演团前来助阵,红极一时。

2002年夏,湖心岛部分垮塌,动物园去留问题首次出现。但很快市里就在屈原公园划出了一块地让刘水池继续经营。

据记者了解,养殖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许可证要由国家林业局颁发。廖花爱表示,像常德动物园目前的情况,如果没有人接手,现有的资质将作废,如果以后想重建,就需要重新申请,而且有一定的难度。

“常德动物园既是重要的科普教育基地,又能对野生动物进行临时救助,对这座城市来说有存在的现实需要。”常德市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站站长廖花爱表示,但动物园的刘园长年事已高,不愿意继续经营,要想保留动物园,就不只是重新规划一块地的问题。

按照我国对动物园的分类,常德动物园属于私营性质的城市动物园。但由于其开办时间早、资历老,已经持有养殖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许可证,可以养殖老虎、蟒蛇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全省除了长沙和衡阳,就只有我们这里拥有这个资质。”刘水池语气中带着惋惜和无奈。

2009年,随着常德城区的西进北拓,开始动工修建芙蓉南路。按照规划设计,这条路正好穿过动物园的老虎区,将动物园拦腰截成两半。当时,动物园提出过搬迁,但因为诸多原因被搁置下来,一晃就是五年。

该动物园内锈迹斑斑的兽舍鸟笼,以及道路两旁丛生的杂草,让这个动物园与热闹的屈原公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5年里,动物园日渐败落,“很多人都以为常德动物园已经拆了。”刘水池称,担心动物园随时要拆迁,不敢再过多投入,园内设施也渐渐落伍荒废。

酣睡的东北虎被隔离在高高的铁丝网内,慵懒不堪;棕熊区的棕熊本来还有其它伙伴,现却被寄养在别的动物园内;园内曾经热闹不已的表演区早已荒废,蛛网纵横,周围杂草丛生……因面临修路拆迁征收,私营了22年的“常德动物园”如今荒凉萧条,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74岁的园长刘水池表示,自己年事已高“心有余而力不足”,希望有人能接手动物园,把动物留在常德。

如今,芙蓉南路的两端都已经建成通车,唯独动物园这一段200米的道路没有修建,导致整条路不能畅通。今年4月,常德市市政公用事业管理局再次将动物园的搬迁问题提上议事日程。

8月20日下午,三湘都市报记者沿着常德市屈原公园东大门往里走,步行约30分钟后,在一面矮矮的水泥墙上看到“常德动物园”五个大字。由于这个“园中园”的设置比较隐蔽,很多市民都以为常德动物园早已不存在。

LINKS